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禁牧、休牧遏制草原退化 “黑土滩”变成“绿草地”
发布时间: 来源: 国家能源局

  新华社西宁9月26日电题:禁牧、休牧遏制草原退化 “黑土滩”变成“绿草地”

  新华社记者央秀达珍、白玛央措

  “我们世代相传的放牧方式很辛苦,现在加入合作社,感觉很有前景,年底还能按股分红呢!”吉本加指着社员入股明细量化表上的数字满脸喜悦。

  吉本加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塔秀乡塔秀村村民。2016年8月,通过评估小组对其拥有的牲畜、草场等资源进行评估折价,他正式入股雪域诺央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。从此,他和他的牛羊过上了与以往不同的“新生活”。

  雪域诺央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5年,由家庭牧场转型升级而来。2016年,雪域诺央作为全国草地生态畜牧业试点合作社,以生态保护、牧业增效、牧民增收为目标,筹资303.08万元新建了占地50亩的标准化养殖基地。

  据介绍,合作社组建了天然放牧、牛羊高效养殖、畜产品加工销售、饲草种植及加工等6个小组,使牧民生产、组织、分配和发展方式发生了转变。

  据贵南县农牧局局长杨振海介绍,近年来,依照“生态立县、立草为业,发展草产业,促进畜牧业”的农牧业循环发展思路,贵南县通过采取禁牧、休牧等方式逐步将沙化草地和“黑土滩”变成天然优良草场和多年生牧草基地。

  为了优化资源配置,贵南县107个家庭农牧场和35家生态畜牧业合作社实施划区轮牧,以畜群为基本单位重新划分草场,推行草场科学利用,从而达到草畜平衡。

  贵南县塔秀乡加斯村的村民夏太加指着身旁的一片草地说:“过去草场退化最严重的时候,这里到处是大片的黑土滩,草原上的绿草鲜花都不见踪影。”而如今,经过几年的休牧,他脚下的草原上已悄然披上了绿装。

  “禁牧和休牧不仅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草山压力,同时还解放了部分劳动力。”杨振海说,禁牧期间,通过政府的饲草料补给,牧户由天然草场放牧转而实行棚圈饲养,加上天然草原禁牧补助,牧民的收入不减反增。

  曾经是牧羊人的夏太加如今多了一个角色──塔秀乡禁牧大队队长。“今年,塔秀乡对24.9万亩的草场实行了禁牧管理,3个月派出了近200名的草管员。”夏太加说,很多牧民都开始慢慢意识到这种草场管理形式不仅有益于环境保护,还能够实现稳定增收。

  贵南县副县长仁欠本表示,新型的经营主体在某种程度上替代了传统散户种养的模式,带动牧民由传统畜牧业迈向现代畜牧业,大大促进了牧民们增收,也在保护当地生态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

  “牛羊是我们牧民的生活支柱,草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。现在,牧民们对合作社和禁牧政策都很有信心,希望未来这里会是更美丽的高原牧草之乡。”夏太加说。